混沌极欲(ABO R18)

只是一次意外的xing交,让爆豪胜己彻底明白,十多年来对眼前人复杂的厌恶感情之中竟抱有对对方罪恶的独占欲!在数度你争我逐的交火之中,执念将双方拖入欲望的深渊。

“臭久,不要搞错了。我们之间只有xing欲而已。”

不屑,嘲笑,厌恶。

绿谷出久绝望的发现自己从始至终渴望的人只为寻求身体的满足才与他交gou。

懦弱,愤怒,爱恋。

即使如此,他却还期待着对方一丁点的施舍,哪怕只是xing方面的交易……

“是啊……这样也好……那么小胜今天想被怎么满足呢?”

未等爆豪开口,身体已骤然倾覆而上。

一场复杂而激烈的理智与感情上的交锋在二人对视之间默默展开。

究竟是谁会主导于这混沌的欲望之中,又是谁会俯首称臣,甘于做对方身体上的玩偶。

浓烈的信息素扰乱着双方的思维,alpha与omega散发的气息融成极度诱惑的香味,引人犯罪……

即使是身体,我也想得到你,小胜……

你只能是我的,从来都是,deku……

 

(一)暴动

“滴滴~~滴滴~~”

脏乱不堪的巷子里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

昏暗的光线里,一个人影扫了扫手表,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儿么。”

人影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无人之后,将口袋里的黑卡插入身旁门把下的细小缝隙之中。

“咔嚓~”

一块门板开始下移,破旧的铝合金门上居然出现了彩色荧幕。

“请进行人机身份验证。”

屏幕里瞬间闪现出瞳孔扫视界面,扬声器里的机器女声也开始指导操作。

“下一步,请说出组织或代号名称。”

人影不屑的哼了声。

“代号:爆杀王”

“咔嚓~”机械咬合之声骤然响起,防盗门自动打开出一道缝隙。

“验证成功,请在十秒之内进入。”

当人影收起黑卡,拉开门把时,稍稍适应了一下门内并不柔和的频闪灯,屋里嘈杂喧闹之声也开始传入耳畔。

来者不悦的皱起眉头,不断变换的魔幻灯映照出他鹅黄色的短发与充满野性的面孔。

“喂!你们这儿老大呢?我要见他。”

瞬间,嘈杂声停止。

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上前,稍稍打量了这位不过二十左右黑皮夹克加身,穿着黑色紧身牛仔,左耳廓戴满耳钉的混混装人物。

待检查完毕,毕恭毕敬道:“您就是爆杀王阁下吧,老板在地下交易场等候多时了,请跟我来。”

与刚刚酒吧迪厅状的一层不同,爆豪在步入负一层之前就已闻到了各种浓烈的omega与alpha混杂的气息。尽管早已做好心理准备,身体还是不由为之一动。

“请稍后,我去通知一下老板。”

在宣扬alpha与omega人人平等的这个时代中,政府虽已做好所有教育普及,医药防备以及严打非法交易的工作,omega的非法贩卖还是层出不穷。很多黑道人贩都以omega来取悦黑白道的许多上层人士,供其做玩物禁luan。甚至有些军政界高位者私下有着这方面宠物也不足为奇,只要有足够的权力与手段,掩盖一段小小的丑闻简直轻而易举。这也造就了政府严厉打击的对象永远是贩卖者的这种局面。

爆豪深知这方面道理,眼里的杀气立显。

地下交易所的空间明显比上层宽阔上好几倍,可以看出是一个较为奢华的拍卖场。刺激神经的信息素从舞台正中传来,弥漫在整个地下场所,这些被捆绑展示的omega中不乏一些尚未发育完全的少年少女。

台下混杂着各类alpha的刺鼻气味,还有一些无气味的beta。

所有人都在为台上芳香的气息蠢蠢欲动。

“哦?来了,好。”坐在贵宾台的一位中年人听了保镖的话语,转而向身旁同坐于贵宾台的银发男子道了声失陪。

银发男子微点了下头,犀利的目光扫过台外正在等候的爆豪,瞳孔里瞬间产生出迷惑的色彩。

强大而放射的信息素从贵宾台袭来,爆豪胜己仿佛感知到什么,血色的瞳眸与银发男子正面交锋。

该不会……暴露了?此时爆豪的心里隐隐产生不安。即使服用了抑制剂,信息素还是不能彻底根除,除非肌肤之亲,不然应该不可能被发现。

“你就是爆杀王吧。”来者打断了爆豪的思绪。

“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注视着台外渐渐远去的背影,银发男子饶有趣味的询问了刚刚前来报告消息的保镖。

“刚刚和你们老板走过去的就是最近黑道里极为闻名的爆杀王?”

“是。”

“交易场所在哪儿?”

“这……”保镖犹豫了一下,思索着该不该相告。

“你们老板还会怕我抢了他的生意?”嗤笑一声。

“要不这样,等下交易完了再领我前去会一会。”面前人虽是征求意见的询问,语气却没有丝毫的协商态度。

在巨大的威压下,保镖惊出了一身冷汗。

“五五分,不能再少了!”擦了把额上的冷汗,中年人对面前黄色短发的男人产生了改观,忌惮的扫视了下对方的神情。

本以为对方只是会喊打喊杀的小角色,没想到在利益争夺下却进攻完美,处处压制自己。

“成交,到时现金就麻烦您准备好了。”

当爆豪起身准备离开时,门外进来了一位银发男子。

“死柄木先生!”中年男人见到来者微微一惊。

“怎么,不欢迎我吗?”

“这怎么可能。”中年男人赔笑着请着对方入座。

显然,名叫死柄木的男人并没注意中年人,只是向将要离开的爆豪抛出了邀请:“早就听闻轰动黑道的爆杀王这个大名了。代号还真霸气,不来喝一杯吗?”

说着,递出手上的高脚杯,酒红的溶液映衬着对方阴邪的面庞。

爆豪胜己微微转首,死柄木,他对这个名字印象极深,黑道里的一方巨头,组织代号为敌联盟,人口贩卖,军火交易,毒品走私之类的违法之事无恶不作,警方却从来找不到确凿证据将之绳之以法。

心念电转,这正是揪出他的好机会!

“鼎鼎大名的敌联盟首领也会对一个黑道上随便混混的小角色感兴趣?”

爆豪接过酒杯,试探着问。

“不仅是我,听闻了那场百日会的人都会对爆杀王感兴趣。仅凭一人之力就救出飞鹰帮老大,砍伤近百人,拥有这样的决断和身手,为何不考虑一下离开逐渐式微的老旧帮派,加入现在更为强大的敌联盟组织?”

“听起来倒蛮有趣。”一口饮尽杯中的葡萄酒,爆豪的脸上显现出饶有兴致的笑容:“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又是一场交易的开始,双方都在算计着对自己最为有利的权益。

此时,中央警方内部。

“欧尔迈特警长,爆心地已成功与本市最大人口贩卖组织接头,我们是不是该行动了?”丽日御茶子望着面前高大健壮的男人,等着警官的指示。

“立刻派潜伏在四周的木偶小组包围交易所!其他人紧急出动!”

欧尔迈特犹豫了一下,虽然爆豪很有可能暴露,不过时不可失,长年寄居于F市的人口贩卖毒瘤组织终于可以被一网打尽。由于此组织经常变换交易场所,拍卖时间更是难以摸透,警方好几次都因消息走漏而晚来一步,而爆豪的打入无疑是不可多得的良机。

“你……在酒里下了药?!”

爆豪胜己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面露疯狂之色的人,身体仿若被最烈的性药侵染,全身的感官躁动着叫嚣着,渴望着最原始的欲望。

死柄木像是中了彩票一样的狂笑道:“真没想到,被我猜对了!哈哈哈哈哈……”望着满脸痛苦压抑,在地上喘息的男人,开口道:“omega的发情剂,还是上等货,听说全身的感触都会比平时敏感两倍以上。这次还真是中头彩了,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爆杀王居然是只可以供人玩乐的o-me-ga。”

死柄木玩味的笑着,身上散发的信息素越来越浓烈入鼻。

“哐当!”

本以为对方已毫无还手之力,却被一记迅猛的上勾拳打翻在地的死柄木怔怔的抹了下嘴角流下的血液,表情瞬间变得恐怖狠厉。

“你他妈……说谁是玩物!”即使身体吃痛敏感到极致,爆豪胜己顽强的自制力也依旧站着上风。

野性的双眸狠狠盯着狼狈倒地的银发男人,爆豪决定不给机会将对方打至后悔说出这样的话!

正要出手,背部却受到一阵痛击。

“退下!黑雾。”

扫了扫名为黑雾的手下手中折断的椅脚,死柄木吃味的凝视着脚下全身痉挛,痛苦不堪的男子。

“很痛吧,痛感也是比平时强上个两三倍哦。有些受不了的omega在玩性nue之后就一命呜呼了……”

冷汗与热汗交替,爆豪胜己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于痛苦的极端,背上火辣辣的感受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炽烈。

“恰巧,我可是很喜欢玩SM的人呢……”

恶魔的低喃在耳畔响起。

混蛋!爆豪的再次反击被对方压制。

“啧啧,还有力气。不过动作明显慢了很多。黑雾,有备用手铐吗?”

与此同时,室内的几人都隐约听到了门外的骚动声。

“首领,不好了!条子来了!”几位气喘吁吁的敌联盟成员破门而入。

被打扰到兴致的死柄木紧皱起眉头,望了望眼下的猎物,吩咐道:“带上他。”

…………

一进入地下场所,绿谷出久就起了莫名的担心。

明知道爆豪执行的任务凶险万分,而当时听到爆豪计划的自己也试图私下阻止,却以争吵的形式失败告终。

绿谷从未质疑过自己发小的实力与执行任务的可靠性,可是当他闻到满屋子芳香的omega信息素交织着充满浓郁侵略意味的alpha信息素时,唯一知晓爆豪第二性别的绿谷出久隐隐开始躁动不安。

交易场面十分混乱,黑道与警方开始如火如荼的枪火交锋,台下参与拍卖的各界名流四散而逃,疏散保护被交易人口也落在警方身上。

身为alpha的绿谷出久在行动中观察了所有人及其信息素之后,心情更为焦躁。

没有小胜!该不会到了其他场所交易?

紧张的氛围之下,眼里捕捉到一个身影,绿谷出久突然横生一念。

“下面怎么走?”望着眼前高大的铁门,死柄木问向这儿的老板。

“这……这要扫描我的指纹,稍等下。”

瞄准了敌人疏于防备的空挡,爆豪胜己骤然全身发力,一个腿夹空翻将扛着他的黑雾撂倒在地。

当死柄木反应过来时,爆豪已从黑雾身上跳出几米之外。

周围的几个随从纷纷反应过来摸向怀中的枪支。

“别开枪!”恼怒的制止了手下,死柄木越发激动的望向眼前让自己总是大吃一惊的猎物。

“我改变想法了,像你这种极品一下子弄死可不好。”

“哦,是吗?我他妈倒是想一下子弄死你这种变态!”

充满野性的挑衅,即使双手被缚,也毫不示弱。

虽然很想就地将这位黑道大枭绳之以法,不过理智在时刻警示着爆豪全身上下已经支撑到了极限,再不逃就来不及了!

后脚刚有所挪移,一阵旋风就狂扫至右脚踝!

急于计算逃跑路线的爆豪虽堪堪逃过这一击,落脚时却未稳住身形,被对方击中左腰。

一股强烈的皮带抽痛感从腰间传来,引得爆豪全身战栗。

天旋地转之间,已被对方狠狠按压于地面上。

“怎么,脑袋糊了吗?后方可都是条子,现在跟我走还能保你全身而退。”

“还是,你想在监狱里乖乖被其他犯人上?”

刺激,挑衅,死炳木恶意的勾起嘴角,故作缓慢的嗅着爆豪颈间散发出的浓烈信息素。

与多数散发芬芳气息的Omega不同,身下人的味道带有着刺激人味觉的辛辣香甜,令人为之食指大动。

本是带点玩味态度的死炳木,下身也不由自主的起了强烈反应。

爆豪似乎感知到身上人下半身的硬物,窘迫愤怒主导了一切,一个狠命的撞额将对方撞得眼花缭乱。

痛感,现在只有极致的痛感才能让他时刻保持理智。只有自己知道身体是多么饥渴,鼻尖传来的alpha信息素更是诱人至欲望的边缘。

“老子就是被上,也不是你!”

挑衅的勾起唇瓣,爆豪虽是一贯自负狂妄的笑容,在死炳木眼里却相当魅惑。

“既然这么不乖,看来只有将你弄得半晕了……”

还未来得及反应,爆豪只觉喉咙被锁死,黑色的皮带将脑里的氧气渐渐抽空。

大脑仿佛进入真空之中,思考不能,无边的欲火又开始主导全身。

看着身下不断挣扎却渐渐停止动作的男人,死炳木观察着对方的反应,欲准备收手,耳边却响起震耳欲聋的枪声。

“砰!”

“放开小胜!”


评论(3)
热度(143)